十年代办行业领先
服务3W客户口碑好!

董某某贩毒一案 2013年广东贩毒大案

通过这篇文章,您可以了解到这些问题:广东省毒品案、2013年广东贩毒大案

赵某贩卖数量较大的毒品被公安机关查获后将其

原标题:广东高院毒品案件改判3:一审把老二当成老大的,改判

文章摘要:第七,农某泰被控贩卖毒品罪2015年10月17、18日,吴某南联系陈某通购买毒品甲基苯丙胺500克用于自己吸食或贩卖,双方约定待陈某通到海丰县买到毒品后再按照质量等次确定价格和支付毒资;;可是抵销之后,吴某南还比农某泰多了两个“累犯”、“参与密谋”情节,因此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农某泰在本案中的地位与作用次要于吴某南,改判农某泰七年有期徒刑,比吴某南少了半年,笔者认为是合理的;

王如僧律师

作者:毒辩律师王如僧,专办毒品类重大案件……

观点总结:

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当中,第一审人民法院认为当事人的罪行大于另一个同案犯,判处了当事人一个大于该同案犯的刑罚,律师在提供辩护的时候,如果能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说明,当事人的罪行实际小于该同案犯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可能会改判了一个比同案犯轻的刑罚。

以下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真实案件,分析如下:

第六,陈某雄被控贩卖毒品罪

2015年1月初,赵某武电话联系胡某敏,请求帮忙购买毒品,胡某敏遂联系陈某雄,准备向陈某雄购买毒品。

同年1月6日下午,赵某武、陈某雄先后到胡某敏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某小区的暂住处,赵某武将2张工商银行卡(内有约15万元)交给胡某敏,由胡某敏代为向陈某雄购买3.5千克毒品甲基苯丙胺,约定每千克甲基苯丙胺3.4万元,胡某敏通过转账和取款交给陈某雄现金7.9万元及一张有4万元存款的银行卡,共计11.9万元。

同日20时许,陈某雄驾驶小汽车携带购买的毒品回到胡某敏暂住处的楼下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在该车内查获甲基苯丙胺四包(净重3510克,含量为67.5%),在陈某雄身上搜出甲基苯丙胺三小包(净重6.21克)、甲基苯丙胺片剂二小包(净重0.75克)。

本案一审的时候,人民法院判处陈某雄死刑,判处赵某武死缓。

二审的时候,人民法院提出本案中,下家赵某武对促成毒品交易中的作用更大,陈某雄次之,可是一审判处陈某雄死刑,赵某武死缓,量刑不当,于是改判陈某雄死缓,与赵某武刑期一样。

本案当中,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陈某雄在案件中的地位与作用次要于赵某武,正常来说,那么陈某雄的刑期应当也要轻于赵某武才对,可是第二审人民法院却判处了陈某雄一个与赵某武相同的刑罚,这说明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正确的判决应该是赵某武死刑,陈某雄死缓;如果第一审人民法院是判处赵某武死刑,陈某雄死缓,两人不服,提起上诉,那第二审人民法院估计就是维持了。

当然,在二审判决书时,第二审人民法院只是给出了一个“陈某雄在案件中的地位与作用次要于赵某武”的结论,然而是根据什么理由得出这个结论的,却语焉不详。笔者从头到尾看了几遍判决书,觉得或许第二审人民法院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如下:

在犯意产生环节,赵某武找到胡某敏提出购买毒品,胡某敏再找到陈某雄提供毒品,赵某武属于主动提出犯意方,陈某雄属于被动答应方,在这个环节中,赵某武稍微严重于陈某雄。

在直接交易环节,赵某武来到胡某敏的暂住处,陈某雄也是来到胡某敏的暂住处,一个人是买,一个人是卖,买卖毒品数量相同,因此两人在案件中的地位与作用基本上是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另外,本案中,陈某雄接到胡某敏的电话,知道赵某武想要购买毒品后,再临时找人买来毒品,卖给赵某武,赚取中间差价,这与那些持有大量毒品待售的犯罪分子有一定的区别,相对于那些持有大量毒品待售的犯罪分子,主观恶性相对小一些。

因此,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陈某雄在案件中地位与作用次要于赵某武,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处陈某雄死刑,赵某武死缓,量刑不均衡,于是改判陈某雄死缓,与赵某武的刑期一样。

第七,农某泰被控贩卖毒品罪

2015年10月17、18日,吴某南联系陈某通购买毒品甲基苯丙胺500克用于自己吸食或贩卖,双方约定待陈某通到海丰县买到毒品后再按照质量等次确定价格和支付毒资。随后,陈某通联系农某泰,邀请农某泰一同前往海丰县购买毒品回化州贩卖,农某泰同意。

同年10月19日,陈某通伙同农某泰从化州乘车经广州后于当日傍晚抵达海丰县梅陇镇,从一名叫“阿希”的男子处以每克26元的价格购得毒品甲基苯丙胺约1000克。当晚,二人从海丰县乘车来到深圳市住宿。同月20日6时许,陈某通、农某泰从深圳乘车返回化州,并于同日13时许抵达化州市汽车总站,二人下车时被广东省信宜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当场抓获,民警从农某泰携带的黑色背包中缴获白色晶体1包。经鉴定,白色晶体检见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净重1011.05克,含量为66.8%。

2015年12月9日12时许,信宜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信宜市东镇镇白坡中间村将吴某南抓获,在吴某南身上查获冰毒若干。

本案中,第一审人民法院认定陈某通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认定吴某南犯贩卖毒品,具有未遂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认定农某泰犯贩卖毒品罪,具有从犯情节,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在一审时候,农某泰是排在吴某南前面的,刑期也比吴某南多了半年,说明第一审人民法院认为农某泰在案件中的地位与作用严重于吴某南。第二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提出对农某泰量刑过重,改判农某泰七年有期徒刑,比吴某南少了半年,说明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农某泰在案件中的地位与作用轻微于吴世南。

那么第二审人民法院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第一,在密谋阶段,吴某南主动联系陈某通,陈某通答应了,再找到农某泰一起前往购买毒品转售吴某南。在这个阶段,吴某南属于主动产生犯意后,农某泰没有参与密谋阶段,是一个被动纠集者。因此吴某南在这个阶段严重于农某泰。

第二,在交易阶段,由于陈某通还没有将毒品运回目的,还没有进入交易环节就被办案民警抓获了,因此吴某南在本案中属于贩卖毒品未遂;农某泰在这个环节,主要是根据陈某通的指使,将毒品从海丰背回信宜,整个过程中都受陈某通的指使,也没有明确的获利,因此农某泰在本案中是从犯。

第三,通过审理,人民法院确认吴某南是累犯,有故意伤害罪的前科;农某泰属于初犯偶犯,因此在主观恶性上,吴某南严重于农某泰。

通过对比,我们可知,本案中,一个人是买,一个人是卖,双方涉案毒品数量都是1000克,对吴某南来说,从宽的情节是犯罪未遂,从重的情节是参与了密谋,是犯意产生者,并且属于累犯(故意伤害罪);对农某泰来说,从宽的情节是从犯,即农某泰受陈某通邀请参与贩卖毒品,其不是本案犯意的提起者,未参与提供毒资,也不是毒品所有者,尚未获取非法利益,农某泰没有从重情节。

根据刑法规定以及本案的具体情节,吴某南的未遂情节与农某泰的从犯情节,从宽幅度相当,可以相互抵销。可是抵销之后,吴某南还比农某泰多了两个“累犯”、“参与密谋”情节,因此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农某泰在本案中的地位与作用次要于吴某南,改判农某泰七年有期徒刑,比吴某南少了半年,笔者认为是合理的。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董某某贩毒一案 2013年广东贩毒大案》
文章链接:https://www.sxwl888.com/17081.html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仅用于知识分享。如有侵权联系 hxkmmd@qq.com 立删。

专业代办南宁营业执照、南宁无地址注册公司、南宁代理记账报税、南宁商标申请专利代办等工商财税业务!

联系我们:15578329440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