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代办行业领先
服务3W客户口碑好!

案例分析4:企业注销了就没事?未被发现的税收违法行为可能要股东买单。

原文标题:案例分析4:企业注销了就没事?未被发现的税收违法行为可能要股东买单。,公司注销后出现税务问题

公司注销后出现税务问题

友情提醒,案情简介2540个字,如果不感兴趣,可以跳到加黑加粗放大的案情简介(极简搞笑版)开始阅读!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20)京02行终1464号原文。

案情简述:

一句话说明:A公司提供中介服务,通过B、C、D公司开发票,典型的三方票案件。A公司涉及隐匿收入,B、C、D公司涉及虚开发票。可能有小伙伴想问这个案件有什么稀奇的吗?别急,稀奇的在下面。

A公司2012年办理税务注销和工商注销(此时税收违法行为未发现。)2015年甲税务局稽查局立案对A公司上述税收违法行为进行查处,最终认定A公司涉嫌偷税186万元,2015年11月向A公司送达《税务处理决定书》。A公司唯一股东丁先生不服,在缴纳税款和滞纳金后(复议前置条件),2015年12月提起行政复议(征税问题必经复议才能诉讼)。2019年11月复议机关作出复议决定(4年时间,好想吐槽),以A公司企业法人资格消灭,不能再作为行政处理的被处理对象为由,撤销甲税务局稽查局对A公司送达的《税务处理决定书》。事情到这里,是不是以为就尘埃落定了。复议机关说的很清楚了,已注销企业不再作为处理对象,有问题不找税务机关,应该找警察叔叔。可是甲税务局稽查局来了一波难度系数5.0的骚操作。

2019年12月甲税务局稽查局向A公司唯一股东丁先生送达《税务处理决定书》,以A公司唯一股东丁先生在未向税务机关如实申报缴纳税款的情况下,向工商部门提供虚假清算报告等资料,骗取A公司注销登记,从而逃避缴纳税款,对国家税收权益造成实质性侵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一百八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2014年修正)第十九条之规定,决定向丁先生个人追缴A公司应缴纳的税款及滞纳金。介于丁先生已经以A公司的名义缴纳了税款和滞纳金,应退还给A公司的税款、滞纳金抵为本处理决定项下丁先生应纳之税款、滞纳金。原文有很多,我简单说了一下,不知道说清楚了没有。一句话说明:老丁同志操作A公司逃避缴纳税款,侵犯了国家的权益,A公司“死”了算了,所有的罪让老丁同志背着,反正按程序老丁都缴纳了税款和滞纳金,现在就不退了。(此时笔者好想求老丁同志的心理阴影面积。)

老丁同志能同意吗?当然不能啊,A公司法人的锅让我一个自然人来背。丁先生提出行政复议,2020年3月复议机关维持甲税务局稽查局的《税务处理决定书》。丁先生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税务处理决定书》。理由一大堆,我总结了一下就是一句话:我公司都注销了,账也没得了,你还按照查账的方式处理,要我提供隐匿收入对应的成本,提供不出来就默认没有成本,直接用申报表数据空对空计算税额,是不是太离谱了,完全不是查账的方式方法啊。

甲税务机关辩了一大堆,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A公司一直是查账征收方式,企业所得税申报表按时填列,盖了公司的章,我现在默认你申报的数据都是真实准确的,将你没有申报的部分加上去,有错吗?成本费用让你提供你提供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其中一段话必须得注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公司(企业)已注销后,在法定情形下对注销公司股东可以追究法律责任,以弥补股东、投资人不正当利用“法人有限责任”逃避法律责任的制度漏洞。由于税款属于税收之债,当纳税人非法注销时,应当根据公司法的制度规定对股东追究纳税责任,从而规制逃避缴纳税款的违法行为。笔者认为这已经不是站在行政处理的角度看待问题了,而是站在债权人的角度。

一审法院听了双方辩解,认为争论焦点有两个:A公司应当补缴税款的事实是否成立?A公司注销后该谁来买单?(先不说法院说的对不对,你看这条理性就是强)

第一个问题,A公司应当补缴税款的事实是否成立?

首先,甲税务局稽查局具有查处税收违法行为的职权。

其次,A公司隐匿收入真实存在。

再次,丁先生在税务机关的释明之下仍未提供证明A公司除自行申报的成本费用支出之外的其他成本费用支出的合法有效凭证。

最后,这么算没问题!

第二个问题,A公司注销后该谁来买单?

首先,丁先生在《企业注销登记申请书》、《注销清算报告》中签字确认“公司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各项税款及职工工资已结清”。事实上A公司税款尚未结清。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再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2014年修正)第十九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最后,丁先生作为A公司唯一股东,应当对A公司注销后不能承担缴纳税款责任而给国家造成的税款损失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很明显,法院站在了税务机关这一边。丁先生不服判决,上诉。理由也是一句话:查账征收,查账征收,账在哪里?企业银行流水和纳税申报数据就叫账吗?那我申报亏损1个亿行不行,这算出来的是应纳税所得额吗?这不是核定征收那一套鬼东西吗?

先不看法院判决,我们看看甲税务机关的证据有哪些?

税收程序类的东西我就不写了,关键证据有以下几类:

第一,《税务检查通知书》、《税务事项通知书》、《询问通知书》、询问(调查)笔录。

第二,发票、证明、咨询服务合同、税务代理业务委托协议。

第三,接受中介服务公司的资金汇划补充凭证、记帐凭证、银行公对公账单、入帐通知书。

第四、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

第五,邮单、邮件签收记录、送达回证。

其中要注意的是最后一个证据,注销企业还有送达回证。

我们在看看丁先生提供了什么证据?

一审诉讼期间,丁先生提交并当庭出示计算表格一份,用以证明甲税务局稽查局所作被诉处理决定存在问题和错误,应予撤销。(这个槽点我忍不住了,你这个计算表算什么鬼,毫无说服力啊!还不如只打程序违法来的实在。)

现在我们看看二审法院是怎么说的?

首先,甲税务局稽查局有查处税收违法行为的职权。

其次,A公司隐匿收入的事实是真实存在的,收入数额是查实了的,收入对应的成本税务机关通知丁先生提供而丁先生不能提供,甲税务局稽查局按照税收法律法规计算企业所得税是正确的。

最后,丁先生隐匿收入注销A公司存在逃避缴纳税款的恶意,应当对A公司欠缴税款及滞纳金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故事终于讲完了,花了2540个字,为什么写这么多,因为这个案件真的很有意思,里面有很多细节可供推敲。但其实稍微浓缩一下好像也是可以的……

案情简介(极简搞笑版):

甲税务局稽查局对已注销的A公司隐匿收入的税收违法行为进行了检查,出具《税务处理决定书》查补企业所得税186万元并加收滞纳金。甲税务局以A公司已注销,不能成为行政处理的被处理对象为由撤销了甲税务局稽查局的《税务处理决定书》。

甲税务局稽查局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认定A公司唯一股东丁先生隐匿收入注销A公司存在逃避缴纳税款的恶意,要求丁先生承担A公司应当缴纳的税款和滞纳金。

丁先生提出行政诉讼,一审法院问了丁先生两个灵魂问题:

一审法院:A公司是不是隐匿了收入?

丁先生:是啊,但是……

一审法院:税务机关让你提供隐匿收入对应的成本你是不是提供不出来?

丁先生:是啊,但是……

一审法院:好了,我宣布你承担法律责任。

丁先生:……

丁先生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问了丁先生两个灵魂问题:

二审法院:A公司是不是隐匿了收入?

丁先生:是啊,但是……

二审法院:税务机关让你提供隐匿收入对应的成本你是不是提供不出来?

丁先生:是啊,但是……

二审法院:好了,我宣布你承担法律责任。

丁先生:……你们就不能问点别的问题?比如查账征收,账在哪里?只有收入没有成本合理吗?A公司都“死”了,还带“挖坟鞭尸”的吗?

二审法院:哦,我们不感兴趣,你可以走了。

丁先生:……

(好像这样也说清楚了,我为毛写那么多,求作者的心理阴影面积)

案情分析:

第一点,法院判罚有无不当?

笔者认为,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如果将税款比作民法中的债,税务机关比作债权人,法院的判决是不是就好理解多了。债务人A公司的股东为了躲债将公司注销,导致债权人债权不能得到偿还,债权人发现A公司还有一大笔收入没有入账,当然有权利要求A公司的股东偿还。

第二点,企业注销后纳税义务是否灭失?

笔者认为,企业注销后纳税义务依然存在。因为纳税义务是在企业存续期间产生的,税款将形成税务机关对A公司的债权,企业注销后,税务机关的追征,是以公权力保障税收债权实现的强制手段。而从实践中税务机关需要通过法院行使代位权、撤销权,在企业清算过程中作为债权人参与来看,税款都和民法上的债权很像。

第三点,公司注销后税收违法行为税务机关能不能处理、处罚?

笔者认为,税务机关不能处理、处罚。理由文章中说的很清楚了,A公司已经注销了,不能成为行政处理的被处理对象。不能处理还立什么案?还出具什么《税务处理决定书》?

还记得在北京参加培训的时候,国家税务总局的法律顾问给我们上课,就专门提到了公司注销意味着公司法人已经“死”了,“死”了还立什么案,查什么查,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吗?不知道是不是说的就是甲税务局稽查局。

第四点,是不是应该公安机关管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逃税罪】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第一款行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的除外。”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公通字[2010]23号)》第五十七条规定:“[逃税案(刑法第二百零一条)]逃避缴纳税款,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并且占各税种应纳税总额百分之十以上,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不补缴应纳税款、不缴纳滞纳金或者不接受行政处罚的;(二)纳税人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又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并且占各税种应纳税总额百分之十以上的;(三)扣缴义务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已扣、已收税款,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纳税人在公安机关立案后再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或者接受行政处罚的,不影响刑事责任的追究。”

那么问题来了,逃税罪立案追诉的前提是“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这变成一个死循环。

税务机关说:我这有一个注销企业管不了,逃避缴纳税款线索移送给你了,你收拾它。

公安机关说:逃避缴纳税款立案追诉的前提是税务机关去追缴税款它不缴啊,我立不了案啊。

税务机关说:那该找哪个?

市场监督部门:……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

税务机关说:……你是谁?

公安机关说:……你是谁?

市场监督部门:我现在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第五点,市场监督管理局是干什么用的?市场监督管理局怎么“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如果说这个文件不够明确,下面这个文件就直接解决了全部问题。《工商总局关于全面推进企业简易注销登记改革的指导意见》(工商企注字〔2016〕253号)规定:“企业应当对其公告的拟申请简易注销登记和全体投资人承诺、向登记机关提交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全体投资人承诺书》是实施监督管理的依据。企业在简易注销登记中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登记机关可以依法做出撤销注销登记等处理,在恢复企业主体资格的同时将该企业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并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有关利害关系人可以通过民事诉讼主张其相应权利。”

在撤销注销登记之后,A公司在法律上还原到未注销状态,这时候,由于企业仍然属于法律上存续状态,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啦。

现在问题又来了,“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谁来证明?

当然是税务机关,为什么征税问题必经行政复议?就是因为税务机关是涉税领域的“一哥”啊。

第六点,税务机关能不能查A公司的税收违法行为?

笔者认为,税务机关可以查,但不能直接查A公司,理由说了一百遍了,而只能曲线救国。以B、C、D公司虚开发票作为案件切入点收集证据,一样可以取得询问笔录、银行流水、财务凭证等关键证据。最终形成A公司隐匿收入的涉税违法线索。然后将涉税违法线索移交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撤销A公司注销登记。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A公司了,丁先生哭晕在厕所。

总结:这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案例分析,而且带着很强的自主观点。因能力有限,请各位大佬下手轻一点。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表达两个观点:

第一,注销登记不是一切的终结,很可能会被打回原形。行政诉讼讲的是优势证据,即只要一方的证据更能说服法官,这一方就赢了。税务机关掌握着一个大杀器–《税务事项通知书》,让纳税人自证清白。比如本案中隐匿收入对应的成本就让丁先生自己证明。虽然法律明确规定谁主张谁举证,但就本案而言,没有什么可能灭失的证据,就算丁先生在行政诉讼时当庭出示成本证据证明税务机关金额算错了,税务机关改一改又能出文书了。此时我不禁想到资产损失留存备查这个政策,不要以为这是放松了管理,相反证明方变成了企业自身。

第二,注销登记会给税务机关查处案件带来很大的麻烦,特别体现在证据的固定上。这里我很想吐槽一下丁先生,公司都注销了你签撒子字嘛,有行政诉讼对抗到底的心就要有牢底坐穿的觉悟,一方面承认是我干的,另一方面又说金额太高了,干坏事就不要心虚嘛,心理素质太差了。完全不像一些虚开发票的犯罪嫌疑人,前一秒还硬气的说我没干过,后一秒看到证据一大堆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要以为人家是“瓜”的,这叫“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要我承认,“棺材”抬出来三。在没有A公司账务资料的情况下从申报资料、第三方证据、证人证言等反推出A公司的企业所得税,还打赢了官司,真的是很难很难。但同时我也佩服甲税务局稽查局,这么难啃的骨头都能啃下来,干的漂亮(虽然我还是觉得《税务处理决定书》不应该出,但逃避缴纳的税款收回来了就是重大的胜利,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也行^_^)。

文章阅读关键词:未进行税务登记注销公司、税务未注销有什么后果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案例分析4:企业注销了就没事?未被发现的税收违法行为可能要股东买单。》
文章链接:https://www.sxwl888.com/4839.html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仅用于知识分享。如有侵权联系 hxkmmd@qq.com 立删。

专业代办南宁营业执照、南宁无地址注册公司、南宁代理记账报税、南宁商标申请专利代办等工商财税业务!

联系我们:15578329440联系我们